w w w . z g s z x w . c n

单位公函模板下载

首页 >> 文学文艺创作 >>文学文艺创作 >>安徽文化艺术文学 >> “二老道”和他的后人们
详细内容

“二老道”和他的后人们

时间:2022-04-12     作者:齐伟【原创】   阅读

       安徽阜阳东五十五里有个村落叫齐寨,这个村落从什么时候建立的也无从考证,可在周边方圆几十里地中,只有这个村落是齐姓。在这个齐姓村落中,有个“二老道”。 

     “二老道”并非道人,真名叫齐华荣,他是一个没有文化、地地道道的老农民。之所以被人尊称为“二老道”,刚开始是因为他有个哥哥叫齐华道。齐华道是齐姓“老六门”长门之长子,父亲去世得早,在那个年代,齐华道自然成了齐氏掌门人。齐华道主事时也只有十七八岁,但他能主持正义,秉公办事,把整个氏族事务安排得井井有条,得到他叔辈及齐氏家人的信任和称赞,被尊称为“大老道”。作为“大老道”的弟弟,齐华荣也被人自然称之为“二老道”了。 

       其实“二老道”,一没有文化,二胆小怕事。“二老道”出生在公元1899年,他出生40天娘就去世,后来由他奶奶代养,11岁时他爹又去世。全靠三个年长的姐姐,把他抚养成人。听老辈人说,他爹去世后,他开始给家族放猪,有时放猪回来晚点就没饭吃,还遭人白眼。当时他几个姐姐还不会做鞋,他就自己钉个木板当鞋穿。有一次,“二老道”不小心碰坏了一个碗,吓得三天都不敢回家吃饭,当家人们在一个废弃的麦秸垛旁找到他时,饿得奄奄一息的他,嘴里还在喃喃的说:我打碗了、我打碗了……“有妈的孩子像块宝,没妈的孩子橡根草”。在没有解放的旧社会,没娘的孩子更是可怜。“二老道”的童年就是在饥饿、惊吓环境中度过的,这也养成了他懦弱而又胆小怕事的性格。

       但“二老道”心中一直有个梦:我没有文化,一定要让我的孩子读书学习。吃尽了没有文化的苦的“二老道”,靠分家分得的二十多亩土地起家,勤奋劳作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凿井而饮,耕田而食,省吃俭用,供养几个孩子读书,也从不让他们帮忙干农活。繁重田间劳作,压弯了“二老道”的腰,挂满了沧桑的脸,但是,农活还是落后于大家。哥哥“大老道”看在眼里痛在心里,就让自己几个接近成人的儿子,在农忙时过来帮助弟弟家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庄稼活。“二老道”感激不尽,有好吃的好喝的,就送到哥哥家同享。时间久了,把哥哥搞得也不好意思,于是,就与弟弟“二老道”商量,把自己家的大儿子(也是“二老道”的大侄子)农忙时安排在弟弟“二老道”家帮忙,帮忙时,吃喝都在“二老道”家。由于两家关系非常好,平时也如此。过年过节,“二老道”也会请大侄子他们家过来吃吃饭,喝喝酒,两家人搞得像一家人似的(其实本来就是一家人)。由此,“二老道”家的日子也逐渐好了起来。 

       到了土改时,“二老道”家的土地在分家时几十亩的基础上不仅没有少,而且又增加了十多亩,加上他家又有“长工”,自然被划定为“地主”成分。“二老道”成了社会地位低下、没有政治特权的庶民地主,土地被没收,戴上了四类分子的“高帽子”。懦弱的“二老道”也不敢去申辩,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的几个孩子都未成年,都在学校读书。“二老道”家遭遇了第二次“滑铁卢”。 

       但即使到了山穷水尽之时,“二老道”也没有动摇过供儿子读书的决心。没钱供他们读书,就变卖一些家产,就是生活上吃糠咽菜,也从未间断几个儿子完成学业。现在“二老道”后人还保留着一只被起掉了“箱籍捻子”的箱子(老式的箱子籍捻子是木匠打造时放的铜钱,俗称“压箱钱”,一般一个箱子有四个地方安装8枚铜钱,取“四平八稳”之义。当时都起掉卖了给孩子们换学费了),供后人瞻仰。 

     “二老道”一个目不识丁的破落“地主”,一辈子蜗居在齐寨,直到他去世,都没有去过离他家只有十八里路的插花集镇赶过集,更不用说在集上吃喝了。但他坚信,无论如何,都不能耽误孩子们的学习,都要使他们学文化,知识会改变命运的。

      苦尽甘来。解放后,“二老道”虽被划为地主分子,但一生也没做过任何坏事,就是一个本分的劳作人。由于本人努力改造,好好跟党走,表现良好,经当时革委会、贫下中农评议,政府批准,在1973年就摘掉了地主分子的帽子,成为了自由人。在1976年无疾善终,享年77岁。 

     “二老道”家的三个儿子(大儿子年少时夭折)也都参加了工作,走向了革命道路。二儿子,五零年阜阳师范速成班毕业,毕业后分配到离家100多里的蒙城三义教书,后转回老家大李集任教,直到退休,小学高级教师。三儿子亳县农校毕业,毕业后分配到涡阳县青疃区农技站工作,高级农艺师,担任过青疃区的副区长。小儿子插花高中毕业,成绩名列三甲,由于受家庭成分的影响,没能上大学,去新疆支边,后来也当了老师,中教高级。继承“二老道”知识改变命运遗志的后人们,更是人才辈出,遗风余韵不减。10个孙辈中,乘招生制度改革的春风,有9人考取了中师、大学、军校,其中有2人还考入清华和中科大。现这些孙辈们分别在不同的岗位,为社会舔砖加瓦,默默奉献!曾孙辈中,现在有一人博士后毕业后,被受聘中科院某量子研究所博士后。 

     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名可名,非常名。”一个目不识丁,一生都受困于穷乡僻壤的老人,被后人尊称为“道”者,可谓名副其实了。也正是他的信念和他后人对他信念努力结果的最好印证,在知识改变命运的年代,更成为乡邻学习的楷模,在被誉为“秀才村”的齐寨和十里八乡中,也广为传颂。      (安徽省亳州市利辛县大李集学区中心校    齐伟)     责编:张彪


特别声明:本文为中广视网平台“中广视网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。中广视网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

城市选择

上海:
天津:
贵州:
山西:
黑龙江:
辽宁:
江苏:
海南:
广西:
湖南:
云南:
四川:
宁夏:
甘肃:
青海:
山东:
西藏:
内蒙:
重庆:
陕西:
福建:
广东:
浙江:
湖北:
河北:
新疆:
江西:
河南:
安徽:
吉林:
北京:
电话直呼
在线客服
在线留言
发送邮件
联系我们:
15600267267
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还可输入字符250(限制字符250)
技术支持: 商联网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