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 w w . z g s z x w . c n

单位公函模板下载

首页 >> 文学文艺创作 >>文学文艺创作 >>安徽文化艺术文学 >> 散文|茨淮新河,我永远抹不去的记忆
详细内容

散文|茨淮新河,我永远抹不去的记忆

时间:2022-05-03     作者:齐伟【原创】   阅读

文/齐伟


       茨淮新河开挖于1971年,  我的老家就在茨淮新河南岸,离茨淮新河不足2公里,那里留下我永远都抹不去的记忆…… 全长134.2公里,属于淮河的一条支流,是淮北平原治淮期间,从平地新辟的一条最大的人工河道。她宛如一条玉带,镶嵌在淮北大地,又像一位睡美人,头枕着颖河左岸的茨河铺,脚伸进怀远县荆山南的淮河中,静卧在美丽的平原之上。 

       茨淮新河开挖时,国家还处于经济困难时期,国力不强,机械化程度有限,土方的开挖和运输全靠人力。基本上都是用锹锨挖土,用肩挑土,用架子车运土。河面开挖是分段进行的,连续开挖好多年,一般都是在每年的秋收结束冬小麦种好后开工。开工时的工地,人山人海,喊着号子,场面相当壮观。大冷天有的人还光着脊梁,有的人打着赤脚,鞋子磨破了就用麻绳系着。手上不知磨破了多少血泡,肩膀上不知增厚了多少了老茧。工人住的是人字形工棚,睡的是地铺;吃的是以红芋粉为主的杂面馍,喝的是以粉丝、萝卜、白菜为主的杂烩汤。在那个年代,就是这样的生活条件,也只能是去参加挖河的工人才能享受到的。我在读小学高年级和初一、初二时,曾利用星期天或假日多次去工地帮忙拉过绳头(利用架子车轮毂做的滑轮),除了能替母亲从生产队里挣点工分外,更多地是享受工地的“美餐”。回到学校后,也会在同学们面前炫耀许久,每次都会收获他们羡慕的目光。这样的经历,终身难忘。

       茨淮新河是一条平地开挖的人工河。根据资料记载,她的开挖,共挖压了128136亩农田,拆迁了30346间房屋,有41485人为此离开故土。我大姨家原来所住的村庄正处在规划茨淮新河河面的中央,就是被挖掉村落之一。那里是我儿时常去的地方。大姨是位农村妇女,一生育有四个儿子,其中有一位与我年龄相仿,正好是我儿时的玩伴。大姨夫为了养家糊口,曾种过田、补过锅、担起过“货郎挑”,他卖的气球、不郎鼓……更是我的最爱,再加上有两位年龄稍长的哥哥的呵护,去她家我更是如鱼得水,得混得很。我是家中的老大,逢年过节,去大姨家是我的首选,就连我上学后的寒暑假,也大多是在那里度过的。大姨家的村庄挖掉后,她们一家搬迁到了茨淮新河北岸在那安了家。我再去大姨家,必定要绕道到几公里外的马胡桥,在那个年代,不要说坐车,甚至连自行车都没有,走亲串友,只能靠步行,特别是遇上雨天,去茨淮新河北岸的大姨家更是难上加难。每当我走在去大姨家的泥泞的道路上时,我埋怨过、愤怒过,这该死的河,为什么不能在大姨家门口拐个弯,搞得我多走几公里?尽管如此,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前往,只是渐渐地去的次数少了许多。现在想起,感到脸红,仍难以忘怀。

       茨淮新河开挖后,两岸人民也跟着受益了,我家也如此。大姨家的村落被挖掉,失去土地、有经济头脑的大姨夫,发现了商机,利用自己和亲朋的资助,购买了一台压面条机,义务为开挖他们村庄附近的挖河工人服务。在当时手工的压面条机,还很少见,再加上大姨她们一家人善于经营,他们的压面条铺生意兴隆。在如雨的汗水中,换来了几把面粉(压面条时,没有钱给,就给几把面粉作酬金)。日积月累,积下的不少面粉,除了留下部分自己家用外,还用来接济我们。那时我爷爷奶奶常年卧病在床,父亲是一位老师经常在学校,一家8口人仅靠母亲一人挣工分,生活相当拮据。我兄妹四人都在学校上学,更是盼望着大姨的到来,大姨一来我们家的吃喝就不用愁了。直到现在,我还一直记着大姨扛着装满馒头、面粉的竹篮来我家的画面。茨淮新河竣工后,大姨一家除了种地外,又学会了织网、打渔,购置了小船。她的两个儿子,在农忙之余,起早摸黑就在茨淮新河里扑鱼摸虾,补贴家用。我们家一年到头,也没少吃她们送来的鱼虾美味。现在茨淮新河虽然禁止捕鱼了,但茨淮新河里鱼虾的香味,至今萦绕在我的左右,我又怎能忘怀?

       1999年,在茨淮新河畔生活了半辈子,勤劳、善良、节俭的大姨,查出肺癌,虽然她给几个孩子都盖好房子、娶妻安家,生活稍微有些好转,但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,不亚于晴天霹雳。倾尽其力,做了肺切除手术,终究也没有能使大姨好起来。在大姨病重期间,妈妈虽然也多次去看望、陪护,但在她弥留之际,没能赶在她眼前而感到终生遗憾,茨淮新河,成了我们阴阳两隔最大的屏障。我诅咒过这该死的河!

       因为我家离茨淮新河较近,那里曾是我儿时的乐园。春天,到河边踏青、玩耍,夏天去河里游泳、戏水,秋天在河岸采摘香泡、马蓬,冬天到河面去抛打过冰块、陀螺。特别是到了夏天,清澈透明的河水更是我们嬉戏游泳的好地方--天然的游泳场。在茨淮新河里游泳,大人们横渡不在话下,就连我的小伙伴,也有人能游过河去,尽管我从未有胆量横渡过河面,可我浮在碧绿的水面,也有过“极目楚天舒”遐想,任凭风吹浪打,享受着“胜似闲庭信步”乐趣。稍大一些,我渐渐地懂得,茨淮新河的开挖,给两岸人民带来福音不仅仅是游泳这么简单。我地“十年九捞”的现象再也不见了,儿童雨天蹚水去上学的情景,也一去不复返了……看到两岸郁郁葱葱的庄稼,我也为我的诅咒而感到深深的自责,茨淮新河我错怪你了! 

       改革开放后,人民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提高,人们不再为吃穿发愁了,茨淮新河仍然在分洪、除涝、灌溉、航运等方面,继续发挥其功能。目前在茨淮新河建起的阜阳市二水厂和沿河公园等,更是发挥了城镇引水、休闲养生等方面的独特功能,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茨淮新河的综合效益更是十分显现,我们又怎能把她从记忆中抹去?

       河水滔滔,五十年的沧桑巨变依然荡不尽她的清澈;时光如梭,半个世纪的岁月流逝也摧残不了她的容颜。可爱的大姨走了,就连在河里打渔的大哥也驾鹤西去了,在茨淮新河河畔发生的故事,将成为我永远抹不去的记忆……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(作者单位:安徽省亳州市利辛县大李集学区中心校 )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责任编辑:张彪


特别声明:本文为中广视网平台“中广视网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。中广视网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

城市选择

上海:
天津:
贵州:
山西:
黑龙江:
辽宁:
江苏:
海南:
广西:
湖南:
云南:
四川:
宁夏:
甘肃:
青海:
山东:
西藏:
内蒙:
重庆:
陕西:
福建:
广东:
浙江:
湖北:
河北:
新疆:
江西:
河南:
安徽:
吉林:
北京:
电话直呼
在线客服
在线留言
发送邮件
联系我们:
15600267267
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还可输入字符250(限制字符250)
技术支持: 商联网 | 管理登录